• 台湾夜市“路边摊”的生存之道 2019-04-17
  • 国象甲级联赛南京站落幕 上海队领跑积分榜 2019-04-17
  • 其实哈儿说的也不对。曾祖父、曾祖母、祖父、祖母、父亲,这是父系。母系:曾外祖父、曾外祖母、外祖父、外祖,母亲,重孙。如果四世同堂,四世都是独生子女,则是4421 2019-04-03
  • 海印公园北片物业及配套停车场出租项目 2019-03-31
  • 光明网一周重点访谈要目 2019-03-31
  • 肩负促进和平与发展的时代重任 2019-01-06
  • 排球比赛直播 > 历史小说 > 大宋奸臣 > 正文 第八十三章 洪德堡之战(12)

    排球怎么打视频:正文 第八十三章 洪德堡之战(12)

        从名字上就能知道,高阴山很高。虽然不知道高阴山的高字是不是这么来的,但是唐宁固执的认为,这座山以前定是叫做阴山,结果第一个爬上来的人就觉得这座山太高了,于是改叫高阴山。

        他爬南山,爬九斗山,大祁山都没有这么费劲过!

        高阴山高不高,唐宁不知道,但是地形却不错,远远的就能看到隐隐冒着点点火光的洪德城,以及一条笔直的大道上,举着火把前行的西夏大军。

        种建中见唐宁缓过来了,站在了自己的身边,就指着那洪德城的位置道:“一会儿看到洪德城那边有动静,咱们就立刻出击?!?br />
        唐宁知道他说的是对的,但是这家伙刚才才嘲讽过自己。于是就梗着脖子道:“我是指挥官,知州大人把指挥权给我了,你不要在这里指手画脚的……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来着?”

        种建中气得鼻子都歪了,哼唧好半天才咬牙切齿的说道:“好好好,您说了算。属下名叫种建中!”

        唐宁不在乎他是不是种朴的亲戚,环州这一片姓种的太多了,种放已经很能生了,他儿子又生了八个。

        子又生孙,孙又生子。子又有子,子又有孙。搞得老种家如今在西北这一带分布不少,他想笑话种建中的名字,还想不怀好意的提醒一下这家伙,等赵佶登基了之后第一个年号就是建中靖国,他的名字是要犯讳的。

        说起犯讳,好像也有一个老种家的人名字犯了讳,然后被赵佶赐了个师道的名字……

        唐宁忽然抓着种建中的手诚恳的道:“对不起,建中叔,刚才是我态度不端正,您不要往心里去,从现在开始我把指挥权交给您,这一千人全部由您来指挥,包括我!”

        这人是谁???这人不就是种师道吗!水浒传里面威名赫赫的老种经略相公不就是他吗!

        这可是一条巨粗无比的大腿,趁早抱紧趁早享受??聪衷诘那榭?,他好像还没有被委以重任,此时不抱更待何时???

        现在你对他爱答不理,将来的他你高攀不起,说的就是眼前这位了……

        唐宁的态度突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把在场所有人都弄迷糊了,甚至包括一向不怎么爱思考的林威,都在想唐宁为什么忽然间变了个人似的。

        种建中也茫然了,被唐宁紧紧的握着手,觉得脑子有点不够用。观察了唐宁半天,不像是说假话的样子,这才半信半疑的道:“你说的是真的?你真的准备把指挥权交给我?”

        唐宁二话不说就把印信掏出来拍在了种建中的手上,一脸感慨的说道:“刚才我仔细想了一下建中叔您的策略,我是惊为天人啊。

        如此构想,就算是再世诸葛恐怕都要甘拜下风,退避三舍。更遑论我唐宁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督运使,承蒙知州大人厚爱,才让我统率这一千余人。

        我心里不安啊,我知道我自己不是这块料。所以我决定把这个机会交给您,我退位让贤?!?br />
        马屁高手拍出去的马屁就是非同凡响,别人拍马屁都是干巴巴的,此獠拍马屁拍的是绘声绘色的。

        不仅将前因后果表达了出来,还通过贬低自己的方式来抬高对方,每一句话都有理有据,令人信服。

        种建中为难的看着手里的印信,最后还是把他还给了唐宁道

        :“指挥作战没问题,但是这印信,督运使还是收好吧!若是被知州大人知道,会以军法处置的?!?br />
        唐宁心中一喜,说只要你愿意指挥,怎么样都随你。飞速收好印信,跟个狗腿子似的往种建中身边一战,严肃的问道:“建中叔,现在怎么办?”

        种建中瞅了唐宁一眼道:“老夫之前不是说了,洪德城出击之时,也是我们出击之刻。所以现在做好准备,看样子折将军是准备把主攻地点放在贼兵中军了……

        好想法啊,只是难度有些高了……”

        肃远寨目击西夏前军的时候是卯时,等到‘前军已远,中寨方来’的时候,已经是接近辰时了。

        折可适屏住呼吸,努力的在夏军随风飘动的旗帜中找到自己的目标。

        “将军!贼兵中军已至,是不是该出击了?”

        “将军,贼兵中军都到了,该出击了将军!”

        折可适没能找到没藏仁荣的旗帜,有些遗憾。不过他却找到了小梁后的旗帜,想了想,要是能够活捉小梁后,效果会更好。

        于是在胡成杰准备第三次催促的时候,手中长枪往地上一墩,气运丹田,咆哮一声:“开城门!”

        “开城门!”

        众将士纷纷齐声怒吼,随即折可适长枪斜举,再吼一声:“夏国梁氏就在眼前,弟兄们,杀上去,活捉梁氏!”

        “活捉梁氏!杀!”

        震天的吼声把洪德城的城墙都震下些许尘埃,洪德城中的伏兵倾巢而出。惊慌失措的西夏人大都眼睁睁看着这些面目狰狞的宋人杀上来。

        等他们反应过来准备掏刀子反击的时候,他们的喉咙已经被宋军的刀子割破了。

        “杀!”

        先前折可适部署在大路附近的伏兵也一齐杀了出来,顿时西夏中军四处开花,西夏人慌乱之中人踩马踏,这一瞬间光是因为踩踏而死的就有一百余人。

        遗憾的是夏军的军官反应很快,他们第一时间扯着嗓子指挥,很快就让那些夏军稳住了心神。

        接下来的战斗就是真正硬碰硬的较量,但在这一瞬间,折可适的奇袭策略已经为己方争取了很大的优势,至少他们在战场之上占据了比较有利的位置。

        在从马岭挥师进军洪德城时,折可适就已经筛选了一部分将士出来。他把手脚迟钝之人全部留在了马岭,自己则带着八千四百八十八蕃汉混合部队移师洪德城。

        所以现在出现在洪德城大路上伏击夏军的无一不是西军与蕃兵之中的精锐,夏军一时之间还真拿这些人没什么办法。

        折可适手持长枪骑在马上就如同天神下凡,枪尖过处必有一个西夏士兵咽喉飙血。

        不过这样的情况没有持续太长时间,这匹马只是一匹再普通不过的战马,围拢上来的人群很快就让这匹马受了惊。

        在这样状态的马上多呆只是自讨苦吃,折可适当即下马。

        西夏人以为把折可适逼下马,状况会好很多。但他们没想到折可适会这么猛,下了马就跟解了禁似的,一杆长枪舞的水泼不进,针插不入。

        那枪尖就跟毒蛇似的,下一口咬到谁,咬在哪儿,除了他自己之外没人知道。

        所以说有的人就是为战场而生的,比如吕布,比如折可适。这类人上了战场,就像是鱼儿得了水一样游刃有余。

        折可适身边跟着数十个悍勇的小兵,他们的任务就是在折可适遇到劲敌的时候,尽量帮助他拖延做够的时间解决对手,或是一拥而上,直接帮助折可适解决对手。

        折可适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笔直的一路杀向小梁后的华丽大轿。他已经能够听到哪里有人用党项话喊着护驾,小梁后定是在此!只要活捉了小梁后,这一仗必胜!

        想到此,折可适心头一片火热,脚步不由加快几分。

        忽然间递出去的长枪似乎被挡开了,折可适眉头一皱,再次递出一枪。而这一次,依旧是没有刺中的感觉。

        折可适抬头一看,眼前站着一个威武不凡的年轻西夏士兵。

        那士兵手里握着一把大斧,咧开嘴巴朝折可适一笑,用强调怪异的汉话道:“吾乃没藏仁荣大帅麾下第一猛士卫慕都力,宋人,你的本事不错,不如我们两个比试比试?”

        折可适冷笑一声道:“老子没时间跟你扯皮!”

        说罢单手把长枪往前一递,点向卫慕都力眉心。

        卫慕都力最讨厌的就是玩枪,不管是宋人,还是党项人。

        枪这东西太灵活了,变数太多,非常的不好判断。他不喜欢思考,就跟他不擅长骂人一样。使用长枪的敌人在他看来是非常棘手的。

        比如刚刚折可适这一点,他侧身一躲,本以为能够躲开,谁知折可适双手握住枪尾横扫过来,他硬吃了一记,却用腋窝夹住了折可适的枪身。

        卫慕都力狞笑一声道:“这下你跑不掉了!”

        折可适眉头一挑,笑道:“那可未必!”

        说罢,右脚后撤中心下移,左脚前点成虚步。左手松枪,右手抽枪尾于腰侧,猛然间左手又握住枪身,腰腹一用力,使出了一招崩字诀。

        卫慕都力只觉得那把枪的枪身在自己腋下钻来钻去扭来扭去,弄的他很痒痒,不得已只好松开了腋窝。

        折可适收回枪,瞅着卫慕都力心窝处的空档狞笑道:“这下你跑不掉了!”

        话音刚落,枪尖已至卫慕都力心窝。

        “那可未必!”卫慕都力不退反进,折可适感觉枪尖没有扎进肉里,而是顶在了硬物之上,心中暗骂就这还自称第一猛士,出门在外还要带个护心镜的孬种!

        想要收回长枪,却已经来不及了。卫慕都力以自己的要害为代价换来想要尽快结束战斗的折可适中计,这都是他预料之中。

        在折可适递出长枪的时候,卫慕都力手里的大斧就已经高高举起,准备把这把枪砍断了。

        于是折可适的长枪没有丝毫意外的断掉了,不过折可适也不在意,短棍对他来说,一样能玩,就是对付这个身上指不定套了多少层铠甲的混蛋,有些麻烦而已。

        更何况……小梁后已经开始慢慢后撤了,要是让她跑了,自己可就没有这么好的机会再去接近她了。

        一定要速战速决!折可适脚尖从地上一挑,挑起一把宋军掉在地上的眉尖刀,随手舞了两圈,适应了一下重量,二话不说就朝卫慕都力杀去……

        .com。妙书屋.com


      //www.hmtqd.com/76_76497/2918962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排球比赛直播 www.hmtqd.com。VIP中文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www.hmtqd.com
  • 台湾夜市“路边摊”的生存之道 2019-04-17
  • 国象甲级联赛南京站落幕 上海队领跑积分榜 2019-04-17
  • 其实哈儿说的也不对。曾祖父、曾祖母、祖父、祖母、父亲,这是父系。母系:曾外祖父、曾外祖母、外祖父、外祖,母亲,重孙。如果四世同堂,四世都是独生子女,则是4421 2019-04-03
  • 海印公园北片物业及配套停车场出租项目 2019-03-31
  • 光明网一周重点访谈要目 2019-03-31
  • 肩负促进和平与发展的时代重任 2019-01-06
  • 重庆时时彩开奖号码提取软件 七星彩开奖结果今天晚 31选7中奖规则 时时彩平台出租 十一运夺金第四课 新浪彩票可信吗 贵州十一选五 福彩中奖未领 幸运飞艇和快乐飞艇 北京赛车pk10公式 快速时时彩秘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 交流竞彩的app 北京pk10最稳办法 福建时时彩倍投技巧 足球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