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肩负促进和平与发展的时代重任 2019-01-06
  • 今天中国排球比赛直播:正文 第60章将计就计

    ?    “不是的,我没有,你误会了……”

        男人威势如山,不断朝她逼近,吓得苏以沫心肝乱颤,连连后退。

        突然,不知道绊到了什么,她惊呼了一声,身子骤然向后倒去。

        顾厉琛想也未想,伸出手臂,一把揽住她的纤腰,将她揽进怀里。

        上身拱起,柔软重重的撞在了男人坚硬炙热的胸膛上。

        苏以沫咬着唇,闷哼了一声,一张小脸顿时红成了灯笼。

        “放开我,放开……”

        苏以沫不敢去看他,偏过脸,呼吸凌乱,伸出小手去推他的胸膛。

        他提着她,她不得不踮起脚尖,身下正好贴在了他湿漉漉的裤子上,她能感觉得到他身上的水分正一点一点渗透着她。

        “我救了你,你不应该感谢我么?”

        看着女孩抗拒的模样,顾厉琛心底发寒,搂着她纤腰的手更紧了几分。

        苏以沫皱着眉,痛苦的哼吟了一声,她感觉自己的腰都要被他给勒断了。

        要不是你我也不会摔倒,苏以沫暗自腹诽,表面却装出一副乖顺的模样,“谢谢。你现在可以放开我了吧?!?br />
        她身子紧贴着他,又湿又热,这滋味很不好受。

        他身上阳刚又清冽的气息笼罩着她,让她不由得全身战栗,头皮发麻。

        “敷衍我,嗯?”

        娇躯在怀,香软又可口,女孩红润的脸颊,微张的樱唇,无不散发着甜美的滋味,诱惑着他,等待着他……

        他心神微动,眼神也越发炽烈,越发危险。

        他抬手,葱白的指尖温柔的抚上她的脸庞,摁压在她柔软的红唇上。

        苏以沫想拨开他的手,可手刚伸过来,就被他一个凌厉的眼神给吓回去了。

        苏以沫委屈的嘟了嘟嘴,却忘了男人的指尖还放在她的嘴唇上。

        指尖上的柔软触感,让顾厉琛的眸色暗了暗,他俯身,俊脸压了下来。

        指尖移开,他薄唇在她水润柔嫩的印了一下。

        “欲擒故纵,你成功了,满意了么?”

        男人的嘴唇像带着细小的电流,酥酥麻麻的感觉从她的唇上一直蔓延到她心里。

        苏以沫像扇子般长睫毛乱颤着,她呼吸滞了一下,随即就越发急促,越发凌乱。

        她脸烫的要命,一颗心也乱成了一团麻。

        她目光笔直的盯着他。

        他脸庞俊美无俦,眉眼深深,绯色的薄唇浅浅勾着一抹笑,性感又迷人。

        他长得是那么的完美,那么的好看,那么的让人移不开视线。

        “别这么看着我,我怕我会忍不住吃了你?!?br />
        顾厉琛指尖轻抚着她清丽的眉眼,低头,薄唇贴在她耳边,嗓音低沉又克制。

        苏以沫心口一颤,眨了眨大眼睛,瞬间清醒了过来。

        她猛地推开他,后退了几步,只觉得囧的不行。

        丢死人了!

        她刚刚竟然被他的美色所惑,看他看呆了。

        这男人真是个祸水!大祸水!

        “我、我走了,你也快点下来吧,小宝正等着你呢?!?br />
        苏以沫说完,连看都不敢看他,转身,慌忙逃了出去。

        “呵,小东西?!?br />
        顾厉琛嗤笑了一声,低头,看着自己修长的手指,指尖仿佛还留存着她肌肤上的温度和芬芳。

        他扯了下嘴角,从脖子上拽下手巾,搭到一边,大步向浴室走去。

        那里难受的要命,他已经快要受不了了。

        苏以沫坐上电梯,并没有下到一楼,马上回到小宝身边,而是回到了卧室,钻进了浴室里。

        她打开水龙头,双手捧着冰凉的水,扬在自己脸上。

        扬了几次,她脸上的温度才退下来些许,才好受一点。

        她直起身,靠在洗手台上,重重的舒了口气。

        她刚刚……差点失控了。

        有那么一瞬,她完全掩饰不住自己的感情了。

        她叹息着,低头,将小脸埋进掌心。

        苏以沫,你清醒一点,他已经有未婚妻了,你们是不可能的!

        几分钟后。

        她擦干眼尾的泪痕,收了情绪,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出了卧室,坐电梯下到了一楼。

        她刚走到客厅门口,便见顾厉琛坐在小宝身边,正说着什么,应该是在给他讲题吧。

        苏以沫顿住脚步,深深看了他们父子两一眼,转身出了门,向后花园走去。

        余光里,女孩纤细的身影消失在门口,顾厉琛双眸里覆上一层淡淡的失落。

        是因为他在这,她才离开的么?

        “爸比,怎么样,我是不是很厉害???”

        小宝抬头看着顾厉琛,眨了眨亮晶晶的大眼睛。

        “嗯,以后再接再厉!”

        顾厉琛摸了摸他的小脑袋,以示鼓励。

        “我是很厉害没错了,可是爸比你……唉……”

        小宝嫌弃的看了一眼顾厉琛,愁苦的叹了口气。

        “……”

        顾厉琛阴着俊脸,很有些无语,没想到他竟被一个小孩子给鄙视了。

        “我助攻再给力,你也得够强悍才行??!爸比,你在追女孩子这方面真是太逊了,都这么长时间了,还没把我妈咪拿下,你也得再接再厉啊,爸比!”

        小宝小脸语重心长的拍了拍顾厉琛的肩膀道。

        顾厉琛太阳穴跳了跳,垂下眼皮,看了眼他桌上的试题,薄唇轻启,“我昨天又给你买了一套,看你做的这么轻松,都做完了吧?!?br />
        说着,他起身,去给小宝拿另一套试题。

        “???还有一套?都做完?不要啊,爸比,我可是你亲生的,我错了还不成么,你是最厉害最完美的爸比了!”

        小宝看着顾厉琛的背影,哀嚎求饶。

        他现在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嘴上一时爽的下场了。

        ……

        翌日,苏以沫正在办公室修改设计图,门被推了开来,安迪走了进来。

        “看看?!彼叩剿找阅陌旃狼?,气鼓鼓的把报纸甩在了她的桌子上。苏以沫诧异的看了她一眼,“这么大火气,谁惹我们安总了,用不用我给你泡一杯菊花茶降降火???”

        “哼,菊花茶?别说菊花茶了,现在连绿豆汤都降不了我的火气了!你看看,看看上面都写了些什么!”

        安迪气鼓鼓坐在沙发上,端着凉掉了的茶咕嘟嘟的喝了一大杯。

        “唐婉柔自杀入院,方越泽心痛复合……”

        苏以沫看了眼报纸上的图片,拧了拧眉头,“她自杀了?”

        “屁,不过是做做样子,你接着往下看?!?br />
        苏以沫继续往下看,可越往下看,她脸色就越难看!

        “什么叫被我逼的自杀了?我说的都是事实??!还有她自不自杀跟我生活作风有什么关系?我未婚生子怎么了?我特么生的又不是他的孩子,跟他们有毛关系!”

        苏以沫气的脸色发白,把报纸揉成一团,狠狠的砸进了垃圾桶!

        “这家媒体是谁,给它打电话,如果它不给我道歉我就控告它!真是岂有此理,当我好欺负是么?”

        苏以沫起身,气鼓鼓的坐到安迪对面,也给自己倒了杯凉茶灌进了肚子里。

        “已经打了,可对方硬说自己报道的是事实,硬是不道歉,不然我能这么生气么!我估计,这事八成跟FT有关!真卑鄙!明明它才是做恶的那一方,可却偏偏把自己营造成一个受害者的模样,真是太可恶了!”

        “自杀住院了是吧?那我这个做姐姐的也不能不去看看啊?!?br />
        “你可别去,现在这时候躲还来不及呢,哪有送过去让她们糟蹋的道理??!万一你走了,她情绪激动又要自杀,你不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么?”

        安迪忙把她这个提议给否了。

        “你放心,我自有安排?!?br />
        苏以沫走到她身后,拍了拍她的肩膀,叫她放心。

        ……

        总裁办。

        顾厉琛看着桌上的报纸,俊脸阴沉的都能滴出水来了。

        “总裁,我现在就去处理这件事,还苏小姐一个清白?!?br />
        向白察言观色,忙向办公室门口走去。

        “等一下?!笨伤叩搅嗣趴诤?,顾厉琛却叫住了他。

        “不用了,你忙你的去吧?!?br />
        向白虽一脸诧异,但还是点头出了去。

        总裁和苏小姐肯定是吵架了!一定是!

        关门声响起后,顾厉琛起身,走到巨大的落地窗边,俯瞰窗外的风景。

        风景虽美不胜收,可他却实在没什么心情欣赏。

        他眉头紧锁,幽暗的眼眸里涌动着莫名的怒气。

        他抿了抿薄唇,转身,回到办公桌旁,拿起手机,打开通讯录。

        他滑动着手指,上下翻找着,在看到苏以沫的号码时,他手指顿了一下,随即又滑了过去。

        既然她不想跟他有任何关系,那他就不管她!

        他扔下手机,脑海里却不由得在想,她现在在干什么?看到报纸了么?是不是很生气……

        ……

        HK楼下的咖啡厅。

        “你确定要这么做?”

        安迪打开手机上的相机,拧着眉看着苏以沫问。

        “确定了,快点了,别磨蹭了?!?br />
        苏以沫整理下脸上的头发,催促。

        “好了好了,现在就拍?!?br />
        安迪拍了张两人美美的合照,发了朋友圈,并显示了位置。

        她看着自己的朋友圈,噘着嘴,一脸不开心,“这是我第一次发位置,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想约呢,我的清白都被你给毁了,苏以沫,你说说你要怎么补偿我吧!”
      //www.hmtqd.com/75_75624/2646230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排球比赛直播 www.hmtqd.com。VIP中文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www.hmtqd.com
  • 肩负促进和平与发展的时代重任 2019-0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