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宁前7月有115个空气优质天 美丽“南宁蓝”常现 2019-05-24
  • “飞越19国 往返3.5万公里 祖国接你回家”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案例奖 2019-05-18
  • A title= href=httpwww.snrtv.comlivech=8 target= 2019-05-18
  • 葛娴的博客—强国博客—人民网 2019-05-16
  • 检察日报刊文:“告官不见官”“出庭不出声”亟须改变 2019-05-16
  • 提升专利代理行业发展质量 2019-05-11
  • 国企工资 既讲效率又讲公平(政策解读) 2019-05-11
  • 【高清组图】新疆巴里坤草原千亩油菜花竞相绽放美不胜收 2019-05-10
  • 一季度全国网民留言办理热度出炉 安徽积极回复排名第三 2019-05-02
  • MGCC负责人:MG品牌蕴涵着深厚的英国传统和文化 2019-04-26
  • 王石田朴珺罕见亲密写真曝光 女方喂男方冰淇淋娇羞甜蜜 2019-04-24
  • 阶级不是“等级差别”,而是私有制基础上剥削和被剥削两大社会集团。 2019-04-24
  • 台湾夜市“路边摊”的生存之道 2019-04-17
  • 国象甲级联赛南京站落幕 上海队领跑积分榜 2019-04-17
  • 其实哈儿说的也不对。曾祖父、曾祖母、祖父、祖母、父亲,这是父系。母系:曾外祖父、曾外祖母、外祖父、外祖,母亲,重孙。如果四世同堂,四世都是独生子女,则是4421 2019-04-03
  • 排球比赛直播 > 历史小说 > 大明崇祯第一权臣 > 正文 第七卷 第二章 搬迁

    排球篮球足球的区别:正文 第七卷 第二章 搬迁

    ?    这天清晨,京城大时雍坊石碑胡同和板桥胡同中间的一个小巷子里面,赵如身穿绸缎服,背负双手,跟个二世祖一般摇摇晃晃的走在前面,孙标则一身粗布麻衣,屁颠屁颠的跟在他后面,就如同一个随从小厮一般。

        赵如在小巷子里来来回回晃荡了半天,就是不出去,连巷子里的人都觉得这个二世祖不正常了,都用看怪物一样的眼光看着他呢,孙标终于忍不住问道:“赵哥,你这是干嘛?这里没有什么大宅院??!”

        赵如摇头晃脑道:“小标子,叫少爷?!?

        孙标闻言偷偷给他比了个拳头,然后大声道:“少爷,你到底想干嘛?”

        赵如得意的道:“这你就不懂了吧,这里虽然没大宅院,我们可以变出大宅院来啊?!?

        孙标莫名其妙道:“变出大宅院来?怎么变???”

        赵如指指点点道:“你看这围墙,多结实,全是青石砌的;你看前面的小院子,多漂亮,用的全是上好的红松木?!?

        孙标点了点头,疑惑道:“我们几个人住进去倒是可以,问题大人他那么大一家子,十个这样的院子都不够住啊?!?

        赵如无所谓的道:“十个不够就二十个嘛,把这片都买下来总够了?!?

        孙标目瞪口呆道:“全,全买下来,你得人家愿意卖??!”

        赵如神神秘秘的道:“你知道这一片住的是些什么人吗?”

        孙标翻白眼道:“这边是你负责的,我怎么知道这块住的是些什么人!”

        赵如见状,走到一个玩的浑身是灰土的小孩跟前,摸着他的头道:“小家伙,你叫什么来着?”

        那小孩献宝般的道:“赵二狗?!?

        赵如装出熟络的样子问道:“赵将军在家吗?”

        那小孩立马傲娇道:“我爹去宫里了?!?

        赵如装作遗憾道:“哦,中午回来是吧,有空的话我再过来?!?

        那小孩热情的道:“叔叔,中午来我家吃饭啊,我爹午时一刻准回来?!?

        赵如摸了摸他的头,亲切的道:“好,叔叔有空的话一定过来?!?

        那小孩点了点头,转身又准备玩去了,但是,走了两步他突然又回头疑惑道:“叔叔,你是谁啊,我好像不认识你?!?

        赵如有装出神神秘秘的样子,伸出手指放嘴巴嘘到:“二狗,小声点,别到处乱说,你知道的?!?

        那小孩鬼鬼祟祟的点了点头,又悄悄的挥了挥手,然后便跟没事人一样,跑一边玩去了!

        孙标在一旁看的一愣一愣的,直到那小孩走开,他才惊奇道:“这小孩他爹是将军?”

        他真不敢相信,一个开裆裤上都打了补丁的小孩,他爹会是一个将军,就算是职位最低的游击将军也不可能混这么惨??!

        赵如哑然道:“你还没整明白啊,他爹就是将军啊?!?

        孙标偷偷指着那小孩膝盖上的补丁道:“将军之后就穿这样?”

        赵如见他这傻乎乎的样子,不由逗趣道:“穿这样怎么了,告诉你,这巷子里没有哪家不是将军!”

        孙标闻言,眼珠子都快瞪掉了,怎么可能,大明能有多少将军,这巷子里最少住着上百户人家,全是将军,开什么玩笑!

        再说了,他们都在这巷子里转了几个来回了,就没见几个穿的像样一点的,还没有一个不是将军的,大明能有这么多穷将军吗?

        孙标不由苦笑道:“赵哥,你就别打哑谜了,这里到底住的是什么将军???”

        赵如拍着他的肩膀笑道:“大汉将军啊,锦衣卫可有一千多大汉将军,这一块住的全是!”

        大汉将军其实就是个称呼而已,他们并不是真正的将军,而是锦衣卫的仪仗队,说白了就是给皇上摆场面的,他们一个个高大威猛,装束也很华丽,看上去就如同将军一样,其实他们就是普通锦衣卫中挑出来的,没有任何官阶,也就比普通锦衣卫多两石粮的月俸而已。

        他们原本都是住皇城里面的,从二十来岁当选,直到五十来岁,一直在皇宫轮值,只有上了年纪,看上去不再威猛了,才会被放出来,这样显然有为人伦,毕竟他们都是正常男子,都有七情六欲,把人关皇城里面二三十年,谁受得了,所以,到永乐年间,这个制度就慢慢改了,锦衣卫的大汉将军一般在皇城值守几年之后就可以出来娶妻生子了,为了方便执勤,他们一般都会被安排在长安右门外,西长安街和锦衣卫衙门之间的石碑胡同、板桥胡同和锦衣卫后街附近。

        他们的房子,大多也是锦衣卫衙门统一建造的,所以看上去相当不错。

        这些院落,只要将外面的围墙连起来,将里面的围墙打通,再稍微改造一下,就跟大户人家的府邸差不多了,所以,赵如才会打这里的主意。

        他也没有办法,因为西长安街和东长安街附近的大宅院都有主了,根本就没人出售,他被张斌派过来负责此事,都半个月时间了,再这样拖下去,张斌回京就只能住寺庙了!

        至于怎么让这里的大汉将军搬走,他自然有办法。

        当天晚上,锦衣卫衙门后院,锦衣卫指挥使骆养性一反常态,待书房看起书来,而且一看就是个把时辰。

        这么一个不学无术的二世祖,怎么突然看起书来了呢?而且还挑灯夜读!

        他当然不是在看书,而是在等人,因为赵如请人转告他,今晚有事求见。

        晚上亥时,夜幕深沉,乌云追月,整个锦衣卫衙门都在夜色中若隐若现,除了书房中透出的灯光,后院其他地方都陷入黑暗中。

        正是这个时候,两个黑衣人互相配合,翻过了锦衣卫衙门高耸的外墙,避过几队巡逻的校尉,鬼魅般的来到骆养性的书房外。

        他们倒没像骆养性那样直接翻窗而入,而是轻轻的在窗棱上扣了几下,让骆养性知道他们来了。

        这夜里本来就寂静,有人在旁边窗棱上敲,骆养性自然一下就听到了,他懒洋洋的道:“自己开窗户进来吧?!?

        他的话音刚落,“吱呀”一声,窗户便打开了,两个黑影嗖的一下就翻了进来。

        骆养性揉了揉额头,疲惫道:“什么事啊,这么急着跑过来见我?!?

        赵如连忙揭下面巾上前拱手道:“骆大人,是这样的,我们大人想在长安街附近找一座府邸,但我们都找了半个月了,却一直找不到,所以,我们想请您帮个忙?!?

        骆养性点头道:“这事我知道,当初我也命人去长安街两侧找过,也没找到,实在不行,随便弄个阉党余孽下去不就有了吗,长安街两边的大府邸基本上都被阉党余孽给占了?!?

        他虽然没有得到崇祯的授意,却得到了张斌的提示,一直在暗中监视阉党余孽,所以,对阉党余孽在长安街两侧的府邸一清二楚,在他看来,要府邸简单啊,直接挑个作恶多端的阉党余孽,把人家干过的丑事往朝堂上一捅,崇祯不收拾人家才怪,只要人被收拾了,这府邸不就空出来了。

        这事张斌自然考虑过,他还特意交待赵如,千万不能这么干。

        赵如连忙拱手道:“骆大人,我们大人有吩咐,不能这么干。我们大人说了,能不能把人弄掉还不一定呢,就算弄掉了,那府邸也不能住,因为一搬进去就会引起阉党余孽的怀疑?!?

        骆养性闻言,稍微想了想便想明白了,这种事还真不能干,因为太凑巧了,人家本来一点事都没,突然就被人给弄了,刚一弄完,张斌就把人府邸给占了,阉党余孽不怀疑才怪。

        这会儿可不像魏忠贤只手遮天那会儿,魏忠贤要是看中了谁的府邸,哪怕你是皇亲国戚他都敢弄死,因为他压根就不怕人弹劾,所有奏折都要过他的手呢,他不想让天启看到的,天启绝对看不到,就算有人捅到天启那里,他也不怕,他完全可以说人家是在污蔑!

        天启是晕晕乎乎的,完全被魏忠贤玩弄于股掌之间,崇祯可没那么晕乎,他心眼多着呢,只是很多时候,他的心眼被温体仁等阉党余孽给利用了而已。

        这种把人弄下去,然后占人府邸的事情,阉党余孽绝对会逮着大做文章,到时候,恐怕会弄的灰头土脸,无法收拾。

        想到这里,骆养性无奈的点头道:“那你有什么办法,我又能帮你什么忙?”

        赵如拱手道:“小人斗胆,想请大人把大时雍坊石碑胡同和板桥胡同中间那百余户大汉将军迁到锦衣卫后街这边来?!?

        骆养性闻言一愣,这种事,倒是他一句话的事情,他完全可以说是为了方便管理,因为锦衣卫衙门后面就是锦衣卫后街,这借口,一点毛病没有,锦衣卫后街那边住的也是锦衣卫将军和校尉,而且宅院还比较散乱,如果推倒一些,重建一下,塞进去百来户人家完全不是问题,主要问题是这样很费钱啊。

        一百来户大汉将军要迁移,总得给点安家费什么的,这还不算什么,锦衣卫后街这边推倒重建才是大头,没有几万两银子,这事根本办不成!

        他想了想,犹豫道:“这可需要不少银子,这银子锦衣卫衙门可拿不出来?!?

        赵如闻言,小心的问道:“五万两银子够不够?”

        五万两银子自然绰绰有余,骆养性毫不犹豫的点头道:“够了,只要银子到位,我立马着手此事,不过,你们可得快点,几个月时间本来就有点紧张?!?

        赵如闻言,兴奋的拱手道:“多谢骆大人,我明天就让人坐快船去请示我们大人,最多六天时间,银子就能送过来?!?

        骆养性点了点头,脸上同样露出兴奋之色,他倒不是想贪张斌的银子,多余的银子,他准备分给搬迁的大汉将军,算下来,一家也能分得百余两,这样一来,那些大汉将军肯定会对他感激不尽,百余两银子啊,对那些大汉将军来说也是一笔巨款了,这种别人出钱,他做好人的事情,上哪儿找去。

        张斌收到赵如的传讯,不由哭笑不得,没想到,这会儿东长安街和西长安街附近的府邸竟然紧张成这样,一个出售的都没有,这些阉党余孽还真大胆啊,他们就不怕崇祯查吗,以他们的俸禄,怎么可能有那么多人买得起东长安街和西长安街附近的大型府邸。

        当然,这事他也不会往崇祯那里捅,因为牵连太广了,谁要这么干,那基本上满朝文武都得罪光了,这年头,又有几个官员不贪呢,这种犯众怒的事情,他可不会去干。

        其实,买下石碑胡同和板桥胡同中间那些房子也有隐患,因为有心人会猜出他和骆养性的关系,不过,这种事情讲求真凭实据,没有真凭实据谁敢乱捅,一个锦衣卫指挥使就够他们喝一壶的了。

        想来想去,也只能这样了,他点了点头,挥了挥手,让赵如派来的亲卫赶紧回去,这事情就算是定下来了。

        赵如其实不是来问他要钱,因为他早就把钱拨到东盛堂京城分号了,而且一拨就是一百万两,赵如完全有权力动用这些钱去购买府邸,购买民房甚至是购买商铺。

        赵如可不光是负责给他找府邸,还负责着上万亲卫的安置呢,别说五万两,就算是五十万两,他拿去用了,张斌也不会说什么,只要能跟购买的房子对上帐就行,他之所以来请示张斌,主要是想看张斌对购买上百套平房改建府邸的事情有没有意见。

        张斌这边一点头,骆养性那边便开始行动了,住在石碑胡同和板桥胡同中间大汉将军很快就接到通知,为了方便管理,锦衣卫衙门将对锦衣卫后街进行改建,凡是没有住锦衣卫后街那边的大汉将军都要准备好搬迁,新房子,他们不用管,自有锦衣卫衙门给他们建,旧房子,他们也不用管,锦衣卫衙门给每家每户都发放一百五十两银子,就当把他们的老房子买下来了。

        这下,可把那块的大汉将军给激动坏了,这一百五十两银子等于是白得的,他们也就搬个家而已,一文钱都不用花,这种好事上哪儿找去??!

        很快,这事便在所有大汉将军间传开了,倒没人觉得奇怪,因为除了住这一块的,几乎所有大汉将军都住在锦衣卫后街那边,锦衣卫要把他们聚拢到一起,是很正常的,他们只是在感叹,自己当初怎么就选择住在锦衣卫后街呢,要是住在石碑胡同和板桥胡同中间,岂不是白得一百五十两银子!


      //www.hmtqd.com/75_75341/2646227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排球比赛直播 www.hmtqd.com。VIP中文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www.hmtqd.com
  • 南宁前7月有115个空气优质天 美丽“南宁蓝”常现 2019-05-24
  • “飞越19国 往返3.5万公里 祖国接你回家”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案例奖 2019-05-18
  • A title= href=httpwww.snrtv.comlivech=8 target= 2019-05-18
  • 葛娴的博客—强国博客—人民网 2019-05-16
  • 检察日报刊文:“告官不见官”“出庭不出声”亟须改变 2019-05-16
  • 提升专利代理行业发展质量 2019-05-11
  • 国企工资 既讲效率又讲公平(政策解读) 2019-05-11
  • 【高清组图】新疆巴里坤草原千亩油菜花竞相绽放美不胜收 2019-05-10
  • 一季度全国网民留言办理热度出炉 安徽积极回复排名第三 2019-05-02
  • MGCC负责人:MG品牌蕴涵着深厚的英国传统和文化 2019-04-26
  • 王石田朴珺罕见亲密写真曝光 女方喂男方冰淇淋娇羞甜蜜 2019-04-24
  • 阶级不是“等级差别”,而是私有制基础上剥削和被剥削两大社会集团。 2019-04-24
  • 台湾夜市“路边摊”的生存之道 2019-04-17
  • 国象甲级联赛南京站落幕 上海队领跑积分榜 2019-04-17
  • 其实哈儿说的也不对。曾祖父、曾祖母、祖父、祖母、父亲,这是父系。母系:曾外祖父、曾外祖母、外祖父、外祖,母亲,重孙。如果四世同堂,四世都是独生子女,则是4421 2019-04-03
  • 大乐透周六走势图彩吧 福利彩票3d试机号 广东麻将 超级大乐透中奖规则 新时时彩兑奖规则 黑龙江体彩6+1 七乐彩走势图星期一 球探网足球即时比分 排列3开奖公告 广西快乐双彩分布图 福彩3d试机号今天- 上海时时彩开奖走势图 福彩3d谜语 qq德州扑克 新疆时时彩96期开奖记录 四川福彩开奖